笔趣阁 > 红楼之娇妻美眷 > 第807章 顺风使舵凤姐力拙;逆水行舟尤氏取巧(四)

第807章 顺风使舵凤姐力拙;逆水行舟尤氏取巧(四)

?热门推荐:
????第二一三章顺风使舵凤姐力拙;逆水行舟尤氏取巧(四)

????一个擅长顺风使舵;一个擅长逆水行船。自打见凤姐行事依旧如从前一般,尤氏就知不见长远。看的明白,既不好说话,又不想说话。说起这二人来,明争暗斗也不是一日两日了。原本中,抛开贾琏偷娶尤二姐一事,尤氏理亏,吃了亏。余下的,并未有明显败绩。哪怕凤姐有贾母这个大靠山,尤氏依旧能保证自己一席之地。

????这一回姐妹们说话,给了尤氏出面机会,先去劝了凤姐一回,让她好生养着,只说自己会照应,有办不开的,再来问她。接着又把东府里的体己人分派过来;荣府这边,里面留下的人都是当日贾琏赎回来的。余下的放到外院。至于外面的事,交给贾珍和贾琏两个。

????要是来了诰命堂客,长一辈的,便去请邢夫人。邢夫人几时经过这等体面事?如此倒是上心起来。平辈的晚辈的,便自己出面,不然就是娄氏。再要说得的,湘云也可以帮忙招待。这么一来,事情愈发顺了。

????见尤氏出面,事情果是略顺了,宝钗黛玉等人多少松了口气。可每日里依旧前后小心照应,生怕再出了差池。还要宽慰凤姐,怕她窝火。平儿和小红更是时常伴着,好言宽慰。凤姐即便病了,每日里也要问问平儿外面怎么样,听说妥帖起来,既是放心,又觉愧疚。

????虽说这一回凤姐没把事情没办好了,可当日的话,说的却是不错的。贾府上下就没有好相与的,“‘坐山看虎斗’,‘借刀杀人’,‘引风吹火’,‘站干岸儿’,‘推倒了油瓶儿不扶’,都是全挂子的本事!”绝对是真实写照。

????就说赖大,吴新登,戴良等大管事的,因出工不出力,被尤氏放到了外院,按说这本是他们的差事,可此时贾珍贾琏二人事事亲力亲为,根本不给他们多少管事的机会。不管事,就碰不到银子,这些人又怎么会痛快呢?于是商量了一回,寻贾珍贾琏说起棚杠之事。

????出殡哪里少的了杠夫呢?再说贾母品阶不低,路途又远,自是要用不少的人。要知道,这可不是贾敬的丧事,有个一千多两就差不多了。贾母这事,没三倍的银子,什么都不用想。即便给三倍银子,都不见好看,再说此事大有藏掖。杠夫可是能公开敲竹杠的。

????可偏偏此事甚大,贾珍贾琏暗地里也商量几回了,都没个好法子。众人见贾珍贾琏被难为住了,欢喜起来,都道,“不然找大奶奶商量商量,这日子可不多了,千万别到时候在打了手!”

????贾珍贾琏听罢了,心里愈发没底,里面怎么操持,二人心里也是有数的。于是当晚和尤氏说起来。尤氏想了一回道,“杠夫的事先不急,眼下四七才过。等过了五七在定下,也不看晚!”

????贾珍道,“最不济也要二百多人,这还不算青衣。不早些定下,怕是不妥。”

????“大哥说的很是。眼下咱们家才有个势头,人要是少了,不大好看。”贾琏说着叹了口气,“不然先定下,至于尾数,慢慢还上就是了!怎么五七正日还不收几个打祭银子呢?”

????尤氏想了一回,摇摇头,“不妥,既是说才有个势头,真要是赊欠过多,更不好看了!再说打祭银子,招待吃喝都紧,在不敢腾挪的。”

????贾琏道,“不然老太太剩下的衣裳……”

????“那些都是许出去的。”尤氏说着暗叹了口气,又道,“这一回必是依着我的,只等过了五七再说!外面的事也别听他们嚼舌头。”贾珍贾琏见尤氏这么说,也没个办法。

????尤氏只说五七,是想着倒是把事情推给宝钗和黛玉么?倒也不是了,尤氏心里有数,宝玉还有一笔钱没动。这笔钱也不算少,当日抄家之时,顺手发的财。当日就放了花枝巷,后来被袭人带人取走。之后尤氏就不知道这笔钱在哪了!不过听黛玉的话,她应该知道。

????至于到了此时为什么没拿钱出来,尤氏也不明白。但是她相信,真的用钱时候,黛玉必是会拿出来的。尤氏有这个底,才敢把事情往五七后拖。要说她想的却也不错,可有一样,就是想不到别人会怎么行事。

????赖大等人见贾珍和贾琏两个都没说动尤氏,不由暗自咬牙。想着尤氏手太紧了,白事情居然都摸不到钱。回去后,具是和老婆说起。赖大家的,戴良家的,俞禄家的,等几房倒是还好,独独吴新登家的鬼主意多。当日探春理家之时,便是她挑事儿,这一回故伎重演,再次去赵姨娘跟前儿搬弄是非。“奶奶也不去看看,咱们这边眼见着就成东府了!”

????赵姨娘只是愚些却不傻,听了吴新登家的话,说,“老太太的事大,原本又是家里,出把力也是应该的。”

????吴新登家的又道,“话虽如此,可不该样样都霸占着。不说别的,凭什么三爷就不能去支应待客?这一回要是错过了,在想露脸儿,可就难了!”

????赵姨娘道,“有珍大爷,琏二爷,必是妥帖的,我也说环儿两回,让他上前去学学,怎奈何这没刚性的居然不依,只顾溜边儿,又不好吵出来,我也没法的。”

????“三爷原本是好的,就是那几年被吓坏了。”吴新登家的说话叹了口气,“也不知道咱们这边到底欠了她什么,这都是被休掉的,还回来作威作福呢。眼下说是病了,不然……老太太的事情一了,这个家还不空么?老爷太太又都是不管事的,再说他们还个宝玉依靠。”吴新登家的说着,满脸真诚,“我就是替你不值,还说什么都是三爷的,到时候还能有什么了?”

????说起别的事,赵姨娘还能忍忍,独独说起凤姐,这新仇旧恨就算都来了,可说了,老爷的孩子哪有不好的?元春不说,贾珠,宝玉哪个不好?就是自己生的探春不也是好的么?环儿到了今儿这般,就是贾琏和凤姐给吓的。还窝心脚把肠子踢出来,这回看看你怎么踢!虽是这么想,却不知由头在哪起,不好直接过去吧?叹了口气道,“眼下还是老太太的事要紧,我们委屈些,也是没什么的。”

????吴新登家的察言观色,心里有底,忙道,“不为老太太的事,我还不说了呢。当日老太太怎么疼她了?这会子居然装病不起来。我也看明白了,哪里是什么病了,必是见该花钱的事情都差不多了,想着躲了!”

????一句话再中赵姨娘心事,当初就怕凤姐把钱都搬走了。可说了,这早不病晚不病,只等事情采办的差不多了,人怎么就病了呢?心里这么一想,脚下再也不受控制了。吴新登家的见了暗自欢喜。想着赵姨娘闹一回,没准还是凤姐出来办事,那时才有油水可捞!再不济也让尤氏知道自己等人厉害!

????。